了解IT技術
老九你最好的選擇

陰陽師

這幾天鎮子上頗為熱鬧,原來在幾十公里外出現了一個很靈驗的陰陽先生,去的人趨之若鶩,回來后都是贊不絕口的,這幾天竟成了鎮上的人飯后的談資。

但卻有一個人從不曾參與這個話題,大家議論的時候,他只是在一邊自顧自的抽著煙,這人是一個年過六十的老人,他原本并不是鎮上的人,據說一直住在很遠的一個鄉下小村子里,一生無兒無女,身體好像還有殘疾,因為現在身體不好,這才投奔到鎮上的侄子家,侄子一家對他算不上好,只能說是生活還過得去。有好事者提醒他,何不去找那個陰陽先生去給看看,沒準得到破解還能有一個好一點的晚年呢,而他卻只是搖頭笑笑。

這一日,天色已晚,街邊的人陸續散去,我在鎮上閑逛,恰好看到那個老人還在那里抽著旱煙,于是湊上前,有一搭無一搭的和老人說起話來,慢慢的便又提起了那個很靈驗的陰陽師的事,我嘴里嘀咕著,要是真的學會了這門學問,以后的日子便不用愁了。那老人聽了先是一怔,后又有些無奈的笑笑,

“只見人前的福,背后的苦誰知道呢。”

或許是心有觸動,老人抽了口煙,說起了一個關于陰陽師的故事。

在一個地處偏遠的的小山村,村子上下不過才二十幾戶人家,吳家父母早亡,只留下哥倆,這里要說的就是吳家老二的事兒,可能是因為自小就沒有父母管著,哥哥又忙著生計,這吳老二就養成懶散不學無術,二十大幾的年紀了,整天的沒正事兒,

吳二其實心里也有個秘密,那就是喜歡上了鄰村的一個叫花兒的姑娘,花兒雖然沒有表示,但吳二能感覺出來她也是對自己有意思的,于是有事兒沒事兒的就往鄰村跑,可吳二的游手好閑的名聲十里八村的都是掛了號的了,姑娘的家里自然是不會同意他們倆的事兒。

吳二思忖許久,也覺得是時候干點事兒了,可他一無學識二無技能,唯一能讓他著迷的就是風水之事,關于這方面的閑書他也是沒少看,看花兒家像防賊似的防著他,于是下定決心,訪名師,學風水陰陽之術,但凡的對一件事情上了心,這吳二也就真的開始四處尋師,可能是機緣巧合,在加上他本身對這門道就有些天賦,還就真找到了師付,但師付告訴他,這并不是憑著一腔熱情就能學的,這必竟是泄漏天機之事,首先要過的一關就是,學這一門的人自己的人生就要有缺失,可能是孤獨終老,也可能是自身上的缺失,雖然并不是說一定會有應驗,但這個心里準備得有,吳二心里想想,自己這一輩子能做的怕只有這個了,至于缺一門,哪那么巧合的就落在自己的身上,于是咬牙表示接受。師付又道,學會這術不能用于害人,否則必遭劫禍。

吳二從此就認真的和師付學起了風水陰陽術,一學就是四年的時間,直到師付病逝,因為師付一生無親無故,吳二就葬了師付,這才又回到了村子里。

那個時候的山村信息閉塞,在加上古怪的事情也會時有發生,所以有道行的陰陽師還是很受人尊敬的。

可能是吳二運氣很好,才出師就接連的幫村民們解決了幾件棘手的事情,名聲也就漸漸的混出來了,眼看著自己的生活條件越來越好,吳二就又想到了花兒,他知道這幾年花兒結了婚,不過過得不幸福,才結婚兩年就又離了,于是在心里很想能和花兒再續前緣。可雖然說吳二的名頭在十里八村的已然是不小,但大家也只是敬畏,如果說要和這樣的人結親,大家的心里還是接受不了的。總覺得這種人從骨子里透著怪異。

這一天,吳二聽說花兒的爹去世了,在家里停靈三天,今天是最后一天,明兒一早就要下葬,他覺得這應該是自己表現的好機會,以未來女婿的身份守靈應該可以打動花兒和她家里人。于是就主動上門,帶去了不少的燒紙,還有一個氣派的花圈,因為已經是第三天了,前去吊紙的人已經不多,吳二的到來讓花兒一家有點意外,不過看這陣式,其目的已經是不言而喻,花兒的家人從心底里看不起這個吳二,此時正在傷心時,對他更是沒有個好臉,就連花兒想上前答謝,都被哥哥嫂子給攔了,于是靈前就出現了尷尬的一幕,吳二獨自跪在那燒紙,竟無一人答理。吳二燒了些紙錢,看并無一個人前來理會,只得起身,回過頭冷冷的看了一眼花兒的家人,最后在花兒嫂子的臉上停留了一下,便又轉身,隨手理了下自己剛剛擺放在棺材邊上的花圈,轉身就離開了。

看吳二走了,花兒的哥哥歷聲警告妹妹,她以后就算是一輩子嫁不出去,也絕不能跟吳二,離了一次婚的花兒現在哪還有那個心氣,于是點頭稱是。

第二天一早花兒的爹爹就下葬了,過程算不上順利,但也是有驚無險的辦完了事兒,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,誰也沒有想到,一行人剛剛進屋,花兒的嫂子就像是撞了邪一樣的又哭又鬧,任幾個大男人都拉不住。就這樣過了近一個小時,把一行人都折騰的精疲力竭了,而花兒的嫂子卻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,最后還是有人提議,快去把吳二找來給看看。

花兒哥哥再有萬般的不愿意,此時也知道只有吳二才能解決家里的這事兒,于是只是硬著頭皮來到了吳二家里。低三下四的說盡了好話,終于請得了吳二。

吳二來到了花兒家里,四處看了看,最后帶著花兒的哥哥來到墳地,指著一個花圈說道:

“把它燒了。”

花兒哥哥哪里敢怠慢,于是燒了那只指定的花圈,印象中這個花圈應該就是昨日吳二帶來的那只。心有所疑卻也不敢在深究。

等從墳地回來,花兒的嫂子已經恢復了正常,只是經過這么一折騰,身體還有點虛弱,躺在炕上睡著了。

吳二并沒有因為這次的事情來要求與花兒結親,這讓花兒一家的心稍放寬松些。

只是那很長的一陣子,吳二都沒有出現,有人說他是出外修行去了,等在回來又是幾年后了,只是這次他就像變了個人,少言寡語了很多,最重要的是人們發現吳二的一只手竟然廢了,在也抬不起來,他這次回來后還是偶爾幫人看看風水,慢慢的鄰近的幾個村子都陸續的搬走,找他看風水的人也就少了,而吳二的哥哥一家也早就搬到了鎮上,只有他一個人守著老院子和幾塊田地過活。

老人說完故事,將煙袋里的煙灰磕了磕,收了起來,說道:

“有日子沒說過這么多話了,天不早了,早點回去吧。”說完向遠處走有,我這才發現,老人的一只手一直耷拉在身側,從未抬起。

故事就是故事,各們看官們萬勿較真兒哈,但求看得開心就好。

注:本故事為黑夜故事驛站原創,歡迎看官轉發評論,謝謝支持,會陸續更新各類民間故事,靈異故事,喜歡的可以關注我哦。

配圖均來自網絡,與本文無關。

贊(4) 打賞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老九IT技術網 » 陰陽師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

老九為IT技術人提供最全面的IT資訊和交流互動

歡迎投稿廣告合作

覺得文章有用就打賞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寶掃一掃打賞

微信掃一掃打賞

足彩计算器混合过关